青春在沙漠里綻放—記古浪縣八步沙林場管護員郭璽
來源:武威日報  編輯:   日期:2019-5-8 9:39:11

  “漫天黃沙掠過,走遍每個角落,行走在無盡的蒼茫星河”??挪娉?,看著沙漠里一排排、一行行新植的榆樹迎風而立,郭璽心情大好,跟著手機里循環播放的《沙漠駱駝》大聲唱著,似乎要讓這歌聲穿越整個沙漠。

   古浪縣土門鎮八步沙是騰格里沙漠南緣的一片沙地,黃沙曾以每年7.5米的速度蠶食著村莊和耕地。郭璽的家在古浪縣土門鎮臺子村,距離八步沙4公里多。

   生在沙漠邊,長在沙漠邊,郭璽的童年生活,幾乎與黃沙相伴。

   冬天的早晨,寒風“呼呼”地刮著,兩歲的郭璽蜷縮在被窩里喊一聲爺爺,聽不見回應。奶奶說,爺爺天沒亮就進沙漠了。傍晚太陽落山了,爺爺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中。

   就在那一年,爺爺把郭璽背進了沙漠。爺爺帶著他在沙漠里打滾,教他認識紅柳、花棒、檸條……開始了他認識沙漠的第一課。

   郭璽10歲那年的除夕夜,別人都回家過年去了,他的大伯郭萬剛還在場部里值班。郭璽就和哥哥帶上飯菜、衣服去給大伯做伴。剛到場里,就刮起了老毛黃風,風沙震得門窗上的玻璃“咔嚓”作響?!罷餉創蟮納襯?,啥時候才能治住呀?”郭璽疑惑。大伯堅定地說:“只要堅持下去,就能把它治住。我們治不住,還有你們!”

   轉眼十幾年過去了,郭璽在沙漠里摸爬滾打,長成了一個健壯的小伙子。每天早晨6點,他跟著爺爺、大伯準時進沙漠,背草、壓方格、植樹……從土門鎮出發,進入沙漠腹地,只帶一壺水和一些干糧,晚上八九點才回家。

   風餐露宿的生活讓郭璽厭倦,想要逃離沙漠,直到有一天……

   那一年冬天,郭璽開著小四輪,跟著大伯到土門去拉水?;乩吹穆飛?,因為開車分心,車開出了路面。情急之下,郭萬剛拉著他跳下了車,失去控制的四輪車翻到了坡下。郭璽摔倒在地,嚇得面如土色。過后,心有余悸的他打算出外打工。郭萬剛勸說:“我們這些治沙人,誰的身上沒幾個傷疤?”是啊,在同沙漠的抗爭中,不怕困難、堅韌頑強的精神,早已滲透到了爺爺和大伯這些治沙人的骨血中,想到這些,郭璽猶豫了。

   2005年,勞累了一生的爺爺離開了郭璽。最后閉上眼的那一刻,爺爺拉著他的手,不肯放下,眼里充滿了期待。郭璽把頭埋在爺爺的手心里,含著淚說:“爺爺,您放心去吧,您沒有治完的沙、沒有種完的樹,我們來完成!”
  有一年春天,程生學和羅興全帶著郭璽到麻黃塘去送樹苗。走到半路上,天氣忽然變了,狂風夾著暴雪,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風急雪大,看不清路面,車子忽然陷進了沙坑。沙子又松又軟,車輪一轉,車子打滑,反而越陷越深。羅興全爬上車廂卸下幾捆樹苗,打算墊在車輪下面。程生學一見急了,搶過樹苗就往車上裝。他說:“這可是咱們省吃儉用買來的苗子,不敢浪費?!焙罄疵話旆?,他們三人干脆脫下身上的棉衣,墊到車輪下。雪越下越大,他們用盡力氣,才把車子從沙坑里挖了出來。第二天凌晨,當他們到達麻黃塘時,快凍成了“冰雕”。

   “這些年,我迷茫過,看著在大城市上學、打工的同學回來衣著新潮,聽著他們口中繁華都市里各種新鮮事,很是羨慕。有時候刻意回避和他們碰面,怕他們看見我灰頭土臉的樣子?!憊秈寡?,中間的幾年,他去外面打工,很不愿面朝黃沙背朝天地和父輩們一樣過一生??墑?,聽過、見過、感受過父輩們的治沙經歷后,他決意加入治沙隊伍。

   “雇5個人裝卸一車草要40分鐘,一個人操作抱草機只需15分鐘;一個人挖坑種樹一天最多種3畝地,一臺挖坑機一天能種20畝?!笨醋帕殖∫廊謊叵湃斯け巢?、人工挖坑鋪草種樹的模式,郭璽提議組建機械隊:“機械效率高,成本還低?!背±锿飭慫慕ㄒ?,機械隊很快成立了,治沙效率大大提高。2019年春天,八步沙林場承包治理甘蒙邊界的治沙項目2680畝。如今,郭璽負責操作林場里各種機械,還管理著八步沙“溜達雞”雞場。盡管初中沒畢業,拖拉機、裝載機、抱草機、打坑機、灑水車,各種機械他樣樣精通。
  2018年,古浪縣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三代人治沙造林的先進事跡先后在《偉大的變革——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》、甘肅省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圖片展覽展出,郭璽跟著一代治沙人張潤元他們一起去北京、蘭州參觀。后來,中宣部授予古浪縣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“時代楷?!背坪?,古浪縣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榮獲我市勞動模范集體稱號,一件件喜事接踵而來。郭璽心想:啥時候我們能把沙漠種成綠洲、種出花海,那才叫驕傲呢!

精彩推薦